虽然很烂,也是为我圈做贡献了!
加个了滤镜以后颜色有点怪怪的,凑合看吧…画画真的太太太难啦!



等我继续努力努力23333

谢我的妮泥你溺,爱你和你的车!(比心

溺爱超人:

赠我最爱的小手手 愿你与你的手手天长地久永不分离❤

爱冷哥哥一辈子

大家都是冷哥哥的挂件无误,爱冷哥哥,一辈纸!

Andrea:

来 我们一起扒在冷哥哥的大腿上当挂件



郑林相关:


心锚   1   2   3   4   5   6   7   8(end)


一击即中   1   2  ...

[真人][郑林]是罚单不是卖身契(18)

林更新虽然迟钝,但严格意义上来说也不……算特别笨。
当晚回到家一琢磨,越想越不对劲。

自己明明一直是个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刚正不阿之人,怎么就栽在郑嘉颖这个土豪手里了。
不但收受了贿赂,还被他花言巧语蒙骗,答应了……答应了什么很不得了的事情。

不对不对,一定是哪里不对。
难不成对方用了什么迷魂药?不不不,前几天刚培训过,才没有什么一闻就晕的迷幻药。
问题到底出在哪里?
林更新抱着不太好用的脑袋很用力的想了一晚上,终于得出了结论。

美色!
自己一定是被对方的美色所诱惑!

此结论一出林更新如醍醐灌顶一般猛然从床上坐起来。没错!想想之前几次,自己明明想拒绝的,都是郑嘉颖这家伙对着自己色迷迷的笑,笑得自己意乱情迷才会答应...

[真人][郑林]小夜曲(30)

每次都在说“隔得有点久…”。恩…这次也是,隔得有点久……文风有点调转不过来 orz

————


"小新,你今天一直笑得很恶心诶……"赵又廷实在忍不住了,说出了大众的心声。

林更新猛然收了笑,抬手摸自己得脸颊,刚刚……在笑?

袁弘蹭过去,拢着手在他耳边轻轻问了什么。
林更新腾一下退开一米远,红着脸结结巴巴问:"你你你怎么知道?"

袁弘笑眯眯:"猜的。"

林更新不满的嘟哝:"又是猜的……"

袁弘好笑,走过去伸手弹他额头:"谁叫你那么好猜。"

林更新抿着嘴一缩脖子,委屈的伸手摸摸额心。什么嘛,到底哪里好猜了…...

[劲新]Vampire(完)

一个白烂狗血中二的草稿大纲。


1


林更新捡到一个人。

明明是个长得干干净净的年轻人,却缩在他屋子边小巷子的暗处,一见他就突然扑过来。

林更新还以为是坏人,吓得叫起来,刚要逃走却听对方有气无力喊着,好饿……好饿……

林更新愣一愣,等反应过来对方已经晕过去了。


林更新为难的扶着他,又转头看看自己的小屋。

终于叹出一口气。 


那时候最后一丝天光正落下地平线,夜晚到来。 


2


林更新看着对方狼吞虎咽的样子,顿时对自己蛋炒饭的手艺产生了前所未有的信心。


林更新好奇问他,我叫林更新,大家都叫我小新。你叫什么?


对方抬头看看他...

【狄仁杰系列】【尉沙/狄沙】神都警局(33)


33

裴东来是被狄仁杰推醒的。
尉迟出手时并未手下留情,后脑勺仍隐隐的疼。

狄仁杰好心想扶他起来,却被裴东来恶狠狠瞪了一眼,一把拍开了他的手。
狄仁杰揉着自己的手苦笑。

裴东来忍着头痛,刚起来就是一个趔趄,连忙靠住墙才站稳。
还没来得及尴尬就看到狄仁杰慌张四顾着,这才明白过来,并不是自己头晕才会站立不稳。

是警局的地牢在轻微震动,而震动正是从地底深处传来。
只是短短几秒,很快恢复了平静。

狄仁杰皱眉,屏息听着金属牢房内的动静。
裴东来也转头看过去。
牢房门大敞开着,毫无异状。

狄仁杰半晌开口,好像是在问他,又好像是自言自语:“不知道他们两人会怎样。”

“谁知道!”裴东来恶声啐道,一会儿揉揉后脑勺,叹口气轻声说:“他要找...

[真人架空][郑林]Update Zero(16)

16


房间里没开灯,只有黯淡月光斜斜笼在阳台上,云层厚重,不时把光遮住。

黄宗泽赶到的时候,房里暗得连空气都有些凝稠。

隐约可以看到地上几翻椅倒,一片狼藉,黄宗泽没走几步还是被绊了一个趔趄。


落地窗的玻璃碎了一地,外面的风正呼呼吹进来。


黄宗泽等眼睛终于适应了昏暗后才看清郑嘉颖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,看样子似乎已经坐了很久了。黄宗泽咽了口唾沫才慢慢走近沙发,低声道:“KC,你没事吧?”


没有回答。

久到黄宗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睡着了,郑嘉颖才终于开口:“Bosco,有烟吗?给我一根。”


黄宗泽的印象中老友戒烟许久,但他没多问,轻轻坐去他身边,掏出烟递过去。

郑嘉...

后来

狄仁杰于鬼市中寻得一偃师,其所造倡者,活灵活现,真假难辨。

作成之日狄仁杰亲眼见那偃师将各色皮革毛发丝线一一胶着缝合,心肝脾肺肾胃,筋骨皮毛齿发,无一不全,叹为观止。
分明是假物,静立一隅,竟栩栩如生。

“它是你的了。”那偃师疲道,“自己去启动吧。”

狄仁杰趋步向前,将手中森白骨片嵌合入倡者后脑凹槽。

白骨取自沙陀左手,昔日牢狱中被砍下。
昔日。
昔日,沙陀信奉狄为贵人,崇拜其如神邸。
昔日,无仇亦无恨。

如今,仇怨成灰,只余从王氏手中得来半片白骨。
骨片入躯,机体微震。
徐徐睁眼环视,目中有惑,与真人无异。

狄脱口而出:“沙陀忠!”

沙陀定定看他,如廿年前初见。

[“沙陀忠!”

“我们认识吗?”]

造化弄人,竟安排你我得以...

好想知道呀,快来告诉我嘛~!



顺便告诉我下究竟知道我几个小号……咳

1 / 10

© 小手手 | Powered by LOFTER